艺术家首页 您好,欢迎来到琉璃厂在线!   请登录 注册 个人中心

买家服务中心:010-57018158    琉璃厂在线首页

陈箫书画导购平台

资讯

资讯

情注塞外 工写兼夺 ---陈箫的新疆题材人物风情画赏读
时间:2016-04-10 点击:392次

情注塞外 工写兼夺

---陈箫的新疆题材人物风情画赏读

贾德江

   新疆及新疆少数民族风情题材,一直是当代艺术中最具诱惑力的题材,绵延至今,不绝如缕。就人物画而论,当属开一代新风的艺术大师黄的新疆风情人物画影响最大。后有史国良等弟子沿着黄开辟的道路再展新姿,进一步地把速写的观察方法和表现方法引入中国画的创作之中。他们所画人物、牲畜、造型准确生动,笔墨豪放自由,打破了窒息创造精神的陈规,使传统中国画贴近了人民的心灵。近年来,画家陈箫踵事增华,沿着大师之路把他的艺术创作重心投向了新疆题材的风情人物画。可以肯定地说,其创作动因不可避免地受到上述画家的影响,但令人称道的是,陈箫在艺术的道路上却脱出了他们的窠臼寻找了自己的路径。

   缘于他一次次走近天山南北、戈壁大漠的感动,陈箫的作品不再是速写式的笔飞墨舞,也不是这个能歌善舞民族的欢快活泼的节奏,而是以工笔与写意的两种形式交差进行,着眼于艺术与生活、与人生的关联,致力于艺术自身的拓展,由直感人生到咀嚼人生的理性表达,总的情调偏重于抒发内敛而复杂的情感,倾向于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的审美表现。其清朗宽远的境界、圣洁美丽的造型、人与动物相依相伴的亲情,给我们带来了令人感奋的全新阅读经验。他的每件作品几乎都远离熙攘的人群,都把主人公置于富有新疆地域特色的大自然怀抱里。他对于边疆人内在心里的捕捉,尤其是对塔吉克族姑娘的塑造以及对于当代艺术所张扬的主体价值,都借助于帕米尔高原那方没有被现代文明沾染的雪山、草原、白云和牧场的渲染得以实现。画家对她们的生活状态和喜怒哀乐描述并不广泛,大抵是放牧、休憩、跋涉、汲水、赶集、静思等轻松的主题。与其说画家在不停得反映她们,莫如说画家在不断地借她们抒写自己的情怀。

   陈箫的新疆题材风情人物画,从未间断地画了10多年,画家的兴致未衰,或以工笔的精工细腻的描绘和设色见长,或以写意的笔墨挥写和发挥水墨意趣取胜,好像不是陈箫捕捉了她们,倒是她们抓住了陈箫。画中塔吉克女子的形象,就最为典型,仿佛是一部电影作品中的主角,贯穿了全剧的始终。他把主角塑造得很美,如天使般的纯洁、善良、温柔而不失坚强,她们总是身处空旷的原野大漠,云天低垂,雪山皑皑,尘路漫漫,独立移步,艰难而无怨。这不仅是少数民族的风情图画,更是画家在生活层面上一种特殊的精神感受,即对默默忍受命运、甘于人生苦辛的女性劳动者的一种深隐的关切和爱恋。

   陈箫长期生活于都市,却对闹市充满了厌倦。在他看来,都市是人类欲望的放大器,怂恿人类在功利主义道路上疲于奔命,最终污染了人格、道德与灵魂。对此,陈箫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构建一种以新疆少数名族同胞为原型的理想型境界和超越性品格来警示人类,赞美灵魂。

   再来看一看陈箫在艺术语言上的一些特点。

   陈箫习画自写实主义入手,具有扎实的造型和笔墨功底。他的“工笔”,积淀着世代相承的实践经验,善于把“应物象形”的具象写实性、“骨法用笔”的线描表现性与讲究秩序、韵律的装饰性结合起来,取其精纯,详其不可不详,略其不可不略,高度突出主体,虽工于绘形绘色而尤重“传神”,即讲求深入对象的生命状态与内在本质;虽工细不苟而仍有尚意精神,即获得了摆脱前人粉本、成法与过时程式的原动力和可能性。尤其是形象的刻画,不仅注重了唯美的追求,还吸收了素描的造型概念而矫正了概念化的倾向。与此同时,他还把造型能力精密化与空间处理的生动性结合起来,引进了西方绘画的色彩构成和肌理意识,以不同于笔法的多姿多彩的肌理及和谐变幻的色调丰富了工笔画的艺术表现,刷新了工笔人物画的面貌。如他的工笔人物画《春漠如岚》,《塔城古韵》《漠远秋浓》等作品,都是体现上述特征的代表之作。

他的“写意”,和他的工笔画一样,多取自新疆底层普通人的生活。他是一位很注重怎样画的画家。确切的说,他的“写意”是“意从工出”的小写意画法,既摆脱了工笔画的拘谨,又避免了文人画的粗疏,是在传统文人画笔墨与写实主义相结合的基础上,追求灵动、洗练、空灵、厚重、含蓄的韵外之致。他力图以凝重的带有书法笔意的线条、浑厚的层次、丰富的墨色,强化和纯化具有少数民族的形象特征和地域特色的意向,尽可能地把人物画的写意精神和写意手法推向极致,已达到形简情茂、笔厚意丰的艺术效果。在他看来,那种不看对象不体验生活的自我感受,只是一味沉湎于古人的笔墨程式中,津津于所谓的见笔见力,其实是一种对中国画的误解。笔墨语言的生命力只能来自于艺术家对表现对象的深刻认识。正是基于这样的观念,他的写意作品如《三羊开泰》《大漠飞歌》《南疆三月》《雪莲花开》《风雪大阪行》等都体现出实中见写、粗中见情的特点,做到了造型与笔墨的兼容,写意与写实的统一。

当然,陈箫的探索尚在途中。但从中国画追求现代形态的历程看,陈箫和他的同代人尚有许多工作要做。因此,我眼下所讨论的,只是对他阶段性成果的一个概括的估价。这里,以显示出他正在以自己的才情与智慧,推动着新疆风情人物画的发展。

无疑,陈箫对于新疆风情写实人物的推进,是和他的形象塑造能力联系在一起的。但擅长人物形象刻画的陈箫,并非科班出身,仅有三次在京研修的经历,可以想象,他的人物画造型的锤炼,显然得益于他长期以来锲而不舍的勤奋和磨砺。从2003年作品《戈壁清泉》入选纪念《讲话》发表60周年全国美展,到2005年作品《藏北人家》获第八届大连艺术博览会优秀奖,从2008年作品《西风秋韵》参加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全国美展,到2008年作品《秋漠如烟》获全国中国画展优秀奖,他以惊人的毅力,从美术爱好者的业余水平达到专业画家的创作水准,这种跨度和成绩,是令许多科班出身的画家感到汗颜和惊讶的。此后,他的作品不断入围全国各类大型专业画展并有获奖,短短的十多年创作历程,他的创作不止于语言的新创,更在于意境营造的深远和内涵锤炼的丰富。他寻求探索的,已不只是自己心中那块净土以及属于他自己那个精神家园的守护。

不断开拓新境的陈箫,近年又推出另一种意境全新的新疆风情画。他把新疆大漠独有的胡杨林引入他的作品中,或独立成篇,或与人物相伴。他尝试以重彩表现这种“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的神树之大美。显然,陈箫已经离开了他原有的文化观念,从表现人在自然中生活的畅神惬意转化为对人在严酷环境下的精神歌颂。虽然如何发挥以往意境创作中的长处,还是一个需要探索的新课题,但十多年陈箫的思索和实践,恰恰由深入浅的抓住了人物画探索的真谛。同时,由此及彼,触类旁通,陈箫又开始了对藏族及其他边疆少数民族的风情人物画的开拓。由此看来,陈箫的艺术之路漫长而又前途无量。

我们看到,当他这样做时,他真正尽到了一个艺术家的本分。我以为,中国现代艺术的前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默默的跋涉者们的意志和才情。

                                         2014420日完稿于北京王府花园


顶部 反馈 微信二维码 底部

微信扫描二维码查看3g版